返回列表
专访美术指导邸琨,超细节还原《风起洛阳》美术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2-12-08 11:28:05

改编自马伯庸的《洛阳》的剧集《风起洛阳》开播之后,持续多天霸占了各种各样的榜首。虽然因为演员演技风波等争议不断,但剧中的美术设计、道具、置景等细节还是带来了直观的视觉冲击。借此机会,影视工业网影视美术社群专访了美术指导邸琨,全面解析《风起洛阳》的美术制作。


美术指导邸琨


尽管剧中情节和人物多为虚构的,但故事却被设定在了大家熟知的十三朝古都——神都洛阳。剧中不仅展现了洛阳城的一百零九坊、南市、太初宫,更加入了一些新奇的原创场景——万象殿、千目阁、百里府,以及让人印象深刻的不良井。


《风起洛阳》海报


但打造一座古城并不容易,《风起洛阳》做了大量的搭景,其中南市15000平米,花费90天搭景时间,最多时200人施工,主要克服夏天高温,阴雨天气,施工难度最大的是挖了2000平米的河道和搭建了一个高25米的三重塔。而不良井占地5000平米,耗时65天搭景,最多时候120人施工,主要克服大桥的施工。连百里府都搭建了2000平米,耗时35天,最多时候40人施工。所以整个过程是如何打造的?以及有非常相似的《长安十二时辰》剧集在前,这又对《风起洛阳》带来哪些考验,我们听美术指导邸琨带来的分享。


影视美术社群:总体来说,《风起洛阳》在整个视觉上的追求是什么?

 

邸琨:《风起洛阳》是我做的第二部古装戏,所以压力非常大。这个压力不仅来自外界,还有自己对于自己的压力。在项目初期,也是战战兢兢。因为我们美术组其他成员对于古装戏比较有经验,他们给我很多鼓励和支持。随着深入的了解,包括查询了一些史料,也就慢慢找到了一些信心。

 

感谢美术组一起平肩作战的小伙伴:


第一排:(组宠:AKI,小田),汪丛然,邸琨(女),苏龙,

第二排:胡嘉文,许传鹏,苏畅(女),王飞虎,范凯慧(女)王昫凝(女)

第三排:冷光超,吕广,张迪,李博文,王巍,丁孝国,蔡伟


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去洛阳的实地考察。因为洛阳市政府非常看重这部戏,所以有官方组织带去实地考察,这次的考察对我在美术设计方面有很大帮助。比如,我过去对洛阳的了解局限于牡丹花和龙门石窟。而这次去洛阳的实地考察,让我对洛阳重新有了了解。洛阳是在中原城市中水系最多的城市,有“中原小江南”之称。这对我设计《风起洛阳》有非常大的提醒。所以我就把水作为《风起洛阳》的一个主要视觉支点,运用在了包括场景、道具的设计上,并且反复强调。



首先,我们非常明确要做具有东方审美的影片,这部戏叫《风起洛阳》,它的美学基础也应该是基于这座古城,所以我们当时找来了各种壁画和文献。用佛像造像来举例,我们会直接使用唐朝遗留的佛像造像,包括花纹、用具,这都直接作为美术参考。


当然,洛阳是十三朝古都,前后有几千年的辉煌,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洛阳,我们无法尽阅它所有的历史原貌,而故事情节本身又赋予了“神都”一些新奇的色彩,所以我们在艺术创作时除了还原一部分古代洛阳风貌,还加入了写意部分。


其实美术设计有两个重要的因素:造型因素和色彩因素。首先我们选择了唐朝这个时间段作为主要参考,这样在设计上就先有了造型因素;然而色彩上我们却并没有完全按照隋唐时期鲜艳的基调来处理,反而减低了饱和度,只保留了配色的感觉。



然后,在美术设计上我们更多考虑还是故事。《风起洛阳》有非常多案件推理过程,还有悬疑元素,这种剧情不适合全部使用大红大绿的配色。所以在色调上我们选择木色为主,把大红大绿的色彩的变成了辅助型元素。


更多还是我们如何去“打造”,我们就是先抓住了水元素作为主要的打造基础,然后把龙门石窟也融入到设计中。而龙门石窟以卢舍那大佛造像为最高代表,所以我们又把它作为一个元素,也运用在各种各样的不同的场景,用不同的形式来表现它。比如说我们有水晶大佛造像,然后也有不良井的彩色大佛造像,以及出现在圣人殿里的卧佛造像。

 

影视美术社群:其实已经有类似的作品出现,比如《长安十二时辰》,对于你们来说,打造不同的作品,是不是会有挑战?


邸琨:很多人会把《风起洛阳》去对标《长安十二时辰》和徐克导演狄仁杰系列电影。首先,我认为《长安十二辰》在当年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改变了大家对古装审美的认识。而徐克导演的狄仁杰系列电影的定位和气氛塑造都非常好。我也真的认为这些作品非常好,所以被对标我内心是非常高兴的。


那么我们在做的时候更多是寻找不同。因为每一部戏它有不同的剧本,有不同的人来演绎,故事自带的气质就不一样。美术只是辅助给它锦上添花,关键的是怎么去做到这个锦上添花。那么我们《风起洛阳》也带自己的气质,你就要找出它的不同,这个是我们首要的选择。


影视美术社群:给我们详细讲讲南市、不良井、百里府、太初宫、联昉这几个场景具体的打造想法。

 

南市



剧本上重大的事件就发生在几个地方,这在剧本上是有所提示的。


所以我们搭景,也是选择了比较重要的场景,所以其实只搭了一部分坊间。这个场景对于我们来说,首先去匹配剧本上的诉求,然后还要遵循古代的建筑规制。




南市承载的戏份太多,既有文戏也有武戏,也有追逐戏,对于美术设计上它的束手束脚就比较多。在搭景时,最重要的是出于剧本考虑它到底有多少店铺。剧本上有明确提供一些店铺,其他就需要通过设计去匹配。比如说剧本上有描写羊汤馆、酥山馆,其他就需要美术来给它一些具体的设计,这个设计更多还是依据故事的需求。比如这里会发生打斗,需要有迎来送往的画面,还有满足各种各样的跟踪、监视,我们要根据这些功能去匹配建筑。



其实中国古建的要求非常严格,但如果完全按照制度还原,其实需要更多的资源。所以在南市搭建上,还是把它还原成剧本中描述的样子:这是一个热闹繁华的街市。我们做的更多的是把水元素融入进去,让它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在河边上开的街市,打造的感觉就是中原的小江南。


不良井



不良井是不良人居住的地方,里面居住的人都是因为你或者家人犯过一些错误所居住的地方,类似于统治机关把控和封锁的一个地方,有点像贫民窟。这个场景之前在剧本上描写的是一个山洞,火盆作为他们的一个主要光源支撑。然后这个场景其实非常重要,故事的篇幅占比也较大,还有很多追逐打闹的戏份,以及我们也要融入水元素和佛像造像元素,所以在设计上改成了傍水设计。



有一条大河大概四五十米宽,中间有一个岛,距离岸边大概有10-15米的地方,这些不良人就生活在岛和岸边的岩壁上,河上面有一座大桥可以正常行走,底下住着这些底层人,旁边就是佛像造像。



当时在设计这个的时候就是为了要跑酷,如果亲自去过不良井的话能发现,人可以在水面和房顶上来回穿梭,这样就可以跑起来。毕竟剧集场景要适应现代人的观感,所以在设计这个场景时就是代入了游戏感,也会比较猎奇。


百里府



工部尚书这个职位其实就是建筑设计师。百里弘毅其实是一个建筑设计师,而他又懂美食,所以这个人应该非常热爱生活。那么他的家应该长成什么样子?很多设计师在构造自己家时多少都会注入了自己的梦想,“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睡在自然环境里最好。因此百里弘毅的屋子是将庭院内景化,有了这个概念后,再将水融入进去,融成了内景水系庭院。在家就需要走过小桥、水边,你无论怎么走,都是会给你一种在水之上的自然感觉。这是大环境的设置,还需要小气氛的带入。



他的职业毕竟建筑设计师,那建筑设计师家里最多的应该是图纸和图册,所以在单独一个区域做了书架,在他的书桌上也放了各种各样的图纸。还为了让观众有更直接的代入感,做了一些大型的斗拱道具。其实我们还设计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小道具,但因为镜头较少,大家应该没有注意到。我们在他入户门的地方装置了一个类似风车的小道具,这个小道具一直在动,来表现这个人对生活的情趣。

 

太初宫



圣人的戏份其实不多,剧本的描写也非常短小精悍。但是她的出现却非常重要,所以各方面的要求都非常高,都要把戏做足。



太初宫在美术设计上它就是一个宫殿,但是这个宫殿的属性并不关键。在设置时,把书房和办公性质进行了综合。这个宫殿采用的是对称设计,左边房间是卧佛造像,右边是条案。而中间是她会见各种人的地方,可以坐在这里听各种人汇报工作。卧佛造像代表着佛陀一生最后一个重要时刻——涅槃。



我们其实更多想表示这是一个暮年的圣人。卧佛造像还代表她的余威,虽然不出座殿,但所有臣子进殿时还是会被吓到,所以我们是把它当作一个视觉传达放在这里,所有这些布景考虑都是对人物性格的补充。这个场景在建筑上是中规中矩,但在颜色上我们选择了红色。这样也是剧中不多使用纯红的场景。这个殿里的光线一直阴悠悠,给人一种压力的感觉,外面阳光明媚,但是进入殿内之后,让人感受压抑。


积善博坊



这个场景主要渲染的是一个女性人物:窈娘。这里其实也是一个原创性的场景,因为中国古代赌博也是被严令禁止的,古代文献里赌场的描写也实在不多,于是我和导演便按照剧情的需要设计了这样一个大红大绿的带有歌舞表演的热闹空间,表面看去极度繁华,那喧闹背后却又暗藏着重重危险。



联昉



联昉的整体设置非常复杂,一个有监察职能的机构,这里的工作需要一套整体的逻辑。并且这里会在故事上涉及非常重要的戏剧点,那如何设置整套的检察系统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这也非常有难度,因为需要彻底的自己去研发。我们的美术王巍研发了一个多月,最后借助紫微斗数和奇门遁甲算是做出这套系统。



比如说一个人在南市跟踪高秉烛,然后看到高秉烛都做了什么,就会把这些都内容写上纸上。然后通过我的情报网就传回到万象殿。传到了这里之后,经过一定编辑和整理之后,就会被放它特定的书架上,等待随时被调取。所有的情报在这里都会被做二度分析,所以,做二度分析的这个人非常重要,剧本中设置了十二浮屠。




我们就把这12个人图像化(其中有编剧们自己呦),每个人有自己的负责的片区,然后每个人也有特定的职业技能。在职能上我们是把洛阳市地图分成了12块,然后每一个人对应一个片区。然后这些画像上有每个人的长相以及所具备的特别技能。比如有的人特别孔武有力,有的人特别适合算计,有的人适合伪装,等等。



万象殿分为善巧堂和千目阁。千目阁内有洛阳十二浮屠画像,他们把舆图围在其中。殿内同样引入了水元素,舆图就设置在水上。而善巧堂有水晶佛头造像和莲桌机关,书架等等,这些也是我们真正做出来的物理道具。



如何表现出这套监控系统,其实我们思考了很多,又要出其不意,又要运用有所出处。水晶佛头造像的存在是因为场景特殊性。联昉相当于当时监控系统的终端,类似FBI总部就特工总部情报局,所以在设计的时加了一些寓意。它整体的造型是悬浮的佛像造像下是一整个洛阳城地图。这个佛像造像是参考了龙门石窟的卢舍那大佛造像,这是一个威严的存在。然后,这个这个佛像造像可以360°旋转。


联昉万象殿相当于天眼系统,直接领导是圣人。水晶佛头造像的存在,包括其旋转意味着圣人将天下尽收眼底,无处不在。在隋唐其实已经有了琉璃,但是运用非常少,因为已经有了这个材质,而又想表现权力的感觉,于是就想到了这个水晶佛头造像。其实制作这颗佛头造像非常麻烦,需要把水晶打磨成石头的形状,然后用2400 根钢丝串起来,需要给每根钢丝进行编号,从而组成这颗水晶佛头造像。



影视美术社群:谈谈关于搭景的考虑,以及《风起洛阳》和搭景以及道具部门的合作。古装戏诸多场景不仅需要物体的还原,更需要质感的还原,在具体的场景您都是什么要求?

 

邸琨:其实每一部戏都会面临这个问题,这也是我们作为从业者需要克服和完成的问题。但在具体执行的时候,还是会碰到精力有限以及取舍问题。毕竟剧的制作压力还是非常大。剧的时长和制作周期是固定的,那我们只能去克服。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在有限的精力中,你到底应该如何分配精力?在我的初始设计里,我更关注的是怎么能用我的布景、道具,用我的做出来的气氛来辅助这个戏完成。


在《风起洛阳》里我也是在注意和规避这些问题,但是难免精力不够,确实有出现疏忽的情况,比如团扇的问题。当然,我不能用工作量来推卸这个问题,这是不对的,但这也是真实的存在情况。



首先,我们重中之重的去规避什么?这个剧的拍摄,一部分是搭景拍摄,但还有一部分是采用横店实景拍摄。剧本已经到了一定制作体量,搭建更方便剧组拍摄。当然搭景会面对资金、时间的压力,所以面对一些戏量不大的场景,就选择改景。


面对改景拍摄的问题,这对于美术就需要有一个取舍问题。在重要的场景上,我要完成的是造型元素和色彩元素并存。当面临资料较少,或者戏份不重的情况下,如果它的造型元素是我坚持必须使用的,就会适当放弃一些色彩元素,生活的痕迹感可能就会被忽略。这是一个在技术完成时会做的选择,虽然这样是不应该的,但是我要保证拍摄的正常进行。面对这个问题,到现在我还没有想到很好的规避办法,拍摄和制作就是有制作压力的,未来可能会有办法,但我现在还没有完全想好。


影视美术社群::《风起洛阳》的工作周期和美术组大概是怎样一个情况?

 

邸琨:在筹备《风起洛阳》的时候,其实我们筹备了两次。第一次筹备了两个月,然后遇到了疫情,所有的工作暂停。大概停了半年之后,又进行第二次筹备,这次时间筹备了不到三个月,然后就进入了正式拍摄。


美术组常驻剧组是14—15人。我们有3个执行美术,有专门做建筑出图的美术大概是4人,还有3个戏用美术,然后我们还有一个概念图组。



影视美术社群:还请谈谈和导演、摄影的合作方式


邸琨:因为我和谢泽导演是第二次合作,平时也比较熟悉,所以没有磨合期。导演本身是摄影出身,所以他对摄影和光线的把控也比较直观,没有特别的沟通成本。


那么我们工作方法其实都差不多,首先会就一个场景说下感觉,比如太初宫让它压抑、肃穆。而不良井就是要把概念说清楚,因为这里需要棚拍,大家需要对光线的来源方式达成一致。关于色彩色调上的交流,也是和灯光老师过了好几遍,包括我们也在试各种色纸。比如就气氛上来讲,《风起洛阳》里阳光最明媚的时候,导演想要小麦色的阳光,对于这个色调我们也是沟通好久。


这次拍摄我们还使用了非常多的蜡烛,一个是摄影和导演的拍摄风格要求,还有就是表现洛阳的繁荣。古代夜晚的光源其实只有灯笼和蜡烛,所以有些场景拍摄我们是没有打灯,采光主要靠蜡烛,用它作为基础光。



影视美术社群:对于拍摄这部剧,你比较印象或感触的是有哪些?


邸琨:对于我来讲就是如履薄冰地把这个项目做完了,在前期阶段我也战战兢兢,考虑的事情比较多。做到后面,随着我们的工作呈现才逐渐积累了自信。


所有的过程都让我记忆非常深刻。比如因为南市是在外景搭建,我们又要引入水元素,那就需要开沟挖渠,所以我们挖了一条沟。在搭建时,碰巧赶上了雨季,好不容易刚挖好的河沟,下雨就会被冲塌,后面只能再重新加固。我还记得,下雨时我们美术组围着正在坍塌的河沟看,就特别凄凉。


然后,我们拍摄的过程还赶上了横店下大雪,当时我们已经布景完成,这场雪下完之后就特别好看,所有人都在拍照。可是这不符合我们的戏,只能忍痛把所有雪冲刷掉,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可惜。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