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干货访谈:《星汉灿烂·月升沧海》声音指导赵甦晨专访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2-11-30 11:28:05

电视剧《星汉灿烂·月升沧海》由费振翔执导,改编自关心则乱的小说《星汉灿烂,幸甚至哉》,讲述了父母长期征战在外的“留守少女”程少商与背负血海深仇的少年将军凌不疑相遇相知,互相治愈、相伴成长,坚守内心的正义,并携手化解家国危机的故事。


该剧上线 24 天,观众弹幕互动破两亿,成为腾讯视频 2022 年以来单日弹幕最高剧集。在口碑上该剧也拿下非常不错的成绩,豆瓣评分7.6。能够取得如此好的口碑,可见其制作上的用心。这其中不乏来自“声音”上的精彩贡献。这些精彩的声音设计可能不易被观众发现,可正是这些“可能看不见”的声音设计,大大增强了观众追剧的爽感。


近日影视工业网·声音制作者社群有幸请到了《星汉灿烂·月升沧海》声音制作团队——来自“帧时”的录音指导赵甦晨老师,一起聊了聊其在声音设计上的想法与制作思路。赵甦晨老师的参与的作品大家也都会非常熟悉,比如:电影有《老炮儿》《斗牛》《狼图腾》《我和我的祖国:前夜》等;电视剧有:《人民名义》《龙岭迷窟》《云南虫谷》《昆仑神宫》《你是我的荣耀》等。PS:赵甦晨老师和本剧导演 费振翔有过多次合作。

北京帧时影视创作有限公司:于2019年成立,公司占地面积六百平米,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七棵树产业园区内。公司主营业务包含影视同期录音,影视后期制作,影视/音乐录音棚,混录棚承租,ADR对白录音/承租,影视/音乐录音,影视/音乐混录,5.1/7.1/全景声制作混录输出。

在采访中赵老师分享了非常多的制作过程,同时,也通过一些制作细节,分享了他对于制作工艺以及行业的思考。疫情之下,我们处在一个特殊的阶段,我相信,所有认真且积极的思考都将推动我们早一天脱离消极状态,总之,分享非常有料,推荐大家。


混录师:苑勇(左);声音指导:赵甦晨(中);混录师:赵静雄(右)

声音制作者社群:《星汉灿烂 月升沧海》是一部古装剧,这个项目对于声音的制作挑战有哪些?


赵甦晨:众所周知,古装戏的声音制作难度相对高于现代戏,我认为这次声音制作的难度主要体现在:前期录音、后期ADR,还有最终播出听感的确认。后面我会一一谈到。 


导演费振翔

声音制作者社群:在声音的功能以及风格上您和导演是如何沟通的?


赵甦晨:我们团队和费振翔导演合作过很多次,默契程度还是很高的,很多时候交流靠一些简单的“口技”就能心领神会。


费导是一位对声音很重视的导演,给我们很大的创作空间,而且对声音细节表现非常敏锐。他有非常深的京剧功底和音乐水准,我觉得这些特点让他的作品音乐性节奏感非常的强。


《月升沧海》截图

举例:在《月升沧海》凌不疑赴凌益寿宴最后被众死士围攻血溅纸窗的段落,导演选择了非常有西部片风格的带有史诗气质的音乐。这段音乐对比全片整体音乐风格是非常跳脱的,在混录时我发现虽然我们已经完成了很多音效,但是总感觉搭配起来反而会影响音乐氛围。最后我们非常一致决定舍弃音效,发挥音乐的最大魅力。


另外,导演对于台词的韵律把握有极高的要求,有很多台词空间音色都尝试了很多方法去表现情节。


《月升沧海》剧照

比如在皇宫的不同场次我们会根据戏的内容对观众进行“误导”,很多观众都很喜欢文帝这个角色,但我认为在不同的场合下文帝是有着不同的面目。比如群臣议事,我会把台词混响增大,体现出严肃威严的感觉。但是文帝表现出可爱不羁一面的时候我又会把混响调到偏小,增加他和蔼可亲的感觉。这些小细节上都得到了导演和观众的认同。


声音制作者社群:您觉得怎样的声音设计算是成功的?在《星汉灿烂 月升沧海》中是怎样表现的?


赵甦晨:我认为好的声音设计应该最大程度的融入到作品当中,尽量做到“润物细无声”。但是在关键时刻要敢于显现出来,去惊艳观众,在《星汉灿烂月升沧海》还是有很多不错的经验。


举个例子:我在播出时会看一下弹幕,以往大家的讨论基本都是剧情或者单纯抒发个人的感受,但是现在会有观众注意到制作上的很多细节从视觉上甚至也有观众听出了一些我们的声音设计。比如:有一集程少商和程父第一次去凌不疑的府上,我们在环境声上加了淡淡的雨滴掉落,一阵阵冷风,还有轻微沙尘扬起的声音细节,表现出了凌不疑家的清冷不近人间烟火。这些处理比较微妙,不易被察觉,但还是有观众get到了。评论“凌不疑家好清冷”,“怎么一点儿人气都没有”。说明我们的声音设计还是能“悄悄”表达出了片子想要的意境,这还是让我很欣慰。


声音制作者社群:这部剧有使用同期声吗?同期声对于声音起到的是什么作用?对于古装剧而言,对于同期声应该保留怎样的态度?


赵甦晨:这部戏的声音制作工艺还是以同期声为核心的,我们同期声的使用率大概达到了60%以上。我认为同期声最大的好处是最大限度锁定了演员在现场最准确及真实的表演。无论同期声使用率达到多少,对于导演剪辑,甚至ADR录音都有不可代替的作用。


其实经过这么多年,只要拍古装戏,大部分录音工艺都会选择后期全部配音,同期只录制参考声。实话说纯后期工艺确实可以提高效率,节省经费。很多拍摄景(场景)地拍摄环境(剧组拍摄安排)确实不能达到同期声录制的品质要求。但是随着前期录音设备的提升和后期软件的发展,在一些相对复杂的声学环境下同期声还是可以比较好的拾取,然后经过后期处理达标的。


《月升沧海》工作照

起初导演和我介绍项目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可能需要后期全部配音,因为拍摄景地主要定在横店,还有无锡。这些汇聚无数剧组的影视城无疑是前期录音师的“噩梦”,当时横店拍摄的剧组几乎爆满而且当地还有旅游业务,大部分在当地拍摄的剧组都是录制参考声。但是我之前在横店拍过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前夜》,只要控制得当同期声使用率还是很高的。虽然导演和我都认为前期录音比较困难,但并不是不能实现,而且选择同期声工艺对于捕捉演员当时台词表演状态和剧组养成相对比较安静的工作氛围有很大的帮助。


《月升沧海》录音组工作照


于是我们决定前期拍摄声音完全按照同期声工艺进行要求。我和前期录音师李明进行了比较细致的整备,前期录音使用的主录音机是sounddevice的天蝎,这款录音机很优秀,而且录制轨道能满足我们大场面复杂人物的多轨录制。无线话筒准备了八套,后来临时又调用了两套,最多的一场戏我们一共设置了十套无线录制了十四轨。工艺流程达到了精度标准,但这样的制作精度如果按照参考声工艺来说确实没必要。然后我们把素材回传到棚里测试,经过软件处理,我们发现质量能够达标,最终是有可能大量使用同期声的,这样就大大增加了我们的信心。通过前期录音组的努力和全剧组的配合,可以说我们还是保住了同期声。


《月升沧海》剧照

声音制作者社群:关于同期录音与后期声音制作之间的关系,您是怎么看待的?


赵甦晨:我认为同期录音和后期声音制作一定是相辅相成的。我们帧时声音制作团队的制作理念是希望同期录音和后期制作一体化,这样最大程度保证了前后期从声音设计—前期录音—后期制作—交付成品流程的顺利流畅。但是很多时候因为预算或者人员档期问题前期录期制作会分开而且相互交流很少。


不能否认如果前期录音团队没有尽到责任,只是在现场完成了拍摄任务但是不进行声音控制要求,没有记录好声音场记单,录制环境声特殊声音资料。这样往后期一丢的确会让后期制作的时候遇到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同样在后期声音制作中,后期人员也并不知道前期拍摄时前期团队遇到的阻力甚至受到的委屈,而总是埋怨前期录的不好后期不好修。这无疑也加大了前期和后期的隔阂。会让有的制片方和导演认为:前期无用,后期万能。总的来说我非常希望能做到前期和后期在工作中多沟通多理解,一切都为了有效的制作出好的声音作品。


《月升沧海》剧照

声音制作者社群:对于剧中出现的大场景戏份,声音制作上是否有什么难点?


赵甦晨:我认为《星汉灿烂 月升沧海》的大场景分两种:第一种是人数众多的复杂对话场面,之前提到了,比如很多场次人物出场众多,台词东一句西一句,这种情况再加上前期拍摄机位多,声音环境嘈杂,意味着我们几乎用不了指向性话筒录制的音轨,全靠无线话筒进行拾音。而且有时候由于横店有旅游人群,明明前半场戏同期质量还算可以,后半程就完全不能使用,后期制作的时候我们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进行台词编辑,然后通过插件把ADR录音和同期声融合起来,这需要很大的工作量。


第二种就是后期制作动态很大的动作场景。因为最终我们确定制作5.1环绕声声音为交付标准,这就意味着我们确实可以按照电影工艺进行声音能量分配,这对于制作电影声音来说是有帮助的,但对于剧类我反而要更多的考虑到更多的播放端口:移动端的手机、ipad、家用端的电脑、电视等。我们对这种复杂场景就要进行先行设计,整体选择听感上扎实但是并不会在移动端损失过多细节的音色。在完成声音制作我们会生成片段在不同的播放端进行测试,选择到最好的声音表达方案。这样的确费时费力,但是保证了播出的声音效果。


《月升沧海》剧照

声音制作者社群:后期声音制作时,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时间周期是否产生压力?如此大的工作量,是怎么分工的?


赵甦晨:时间周期压力确实是第一位的,《星汉灿烂月升沧海》的声音后期制作难度确实比我以往很多作品都要大,我在看弹幕的时候真的发现几乎是每集结尾必催更,我们确实是一边播出一边混录的。虽然工作紧张压力巨大,但是有一点好处就是我们随时都能得到观众看完之前播出集数的反馈,这样我们还可以进行一些微调。


从我们正式进入声音制作到全部完成,差不多有五个月时间。但是期间因为疫情原因,整个园区停工停产,导致我们没法进行全力安排工作。另外ADR录音也面临了很大难度,在安排ADR录音的时间段内很多演员都无法进京。我和片方几乎动用了全部资源关系,找遍了全国各地的录音棚:上海,杭州,横店,成都,深圳,海南,郑州。在这里特别要感谢配音导演程寅老师,张喆及华韵唐屋整个配音团队。我们远程同时加上北京录音,同时最多四组人马一起开工,程老师还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飞到各地指导演员录音。并且由于各地的录音棚声学条件不同,我们为了保证演员音色统一,特意让制片方和配音导演带着前期拍摄用的同型号指向性话筒和无线话筒去模拟当时的拾音条件。



部分ADR工作照

这样得到的效果确实帮助了我们省出了制作时间,而且达到了更好的效果。到了混录阶段,因为最终是交付5.1环绕声制作标准,复杂程度相对较高,我们混录的物理时间确实会比立体声要长很多:我们进行了两次预混,一次终混这样的制作安排。就是由一组团队进行台词预混,然后交由混录师进行第二次预混,把台词的空间相位,效果拟音环境的细节再进行补充。然后完成最终的5.1和立体声的终混。这样的安排最大的优点是可以第一时间处理每个步骤中出现的问题,最大程度让混录时提高艺术表现并减少处理技术问题的时间。并能保证最终交片的进度。但是这样的缺点就是太熬人。团队基本是连续连轴工作,在此我也由衷地感谢我的团队。跟大家说一声:辛苦!


混录阶段工作照

声音制作者社群:剧中哪个场景的声音令您印象深刻?该声音是如何处理的?


赵甦晨:具体场景确实不好挑出某一个,因为刚刚制作完成,每个场景还历历在目,确实有很多优秀的桥段。前面我也列举了一二。我个人认为开篇第一场戏很不错,和导演花了很多时间打磨,做到了先声夺人:第一个镜头一开始先通过声音配合画面营造出了一种大军战败的错觉,沉重的马蹄,配合风沙,战马身上配件的松动,配合战马主观疲惫的喘息,让观众仿佛听到看到了兵败战致一人。然后随着不同的景别变化我们配合逐渐变换马蹄的音色,然后用一声打雷的音色让马的脚步爆起,在策马狂奔的过程中在左右及环绕音箱添加了很多woosh音色增加了速度质感。一直配合音乐到沉重的大门开启。演员在城中高喊大捷,完成了戏剧转变迎来了全剧的片头正戏开始。


《月升沧海》截图

声音制作者社群:本剧的声音制作过程中,还有什么样的声音制作细节可以分享?


赵甦晨:《星汉灿烂 月升沧海》在我个人看来很大一部分表现了男女主人公的成长,这种变化一定不是一蹴而就而是有一定过程的。程少商从十几岁的“留守少女”成长成一名有家国担当的“优秀女青年”,我在声音细节上有一些想法。


上半部《星汉灿烂》制作时,我会挑出很多声音的小细节突出出来,比如女性角色头上的配饰晃动,身上玉佩在做动作时轻微的碰撞,还有上半部时我把女主角的脚步稍微减轻,这样就会让人物更灵动些。甚至在前几集我还加入了一点卡通音效增加喜感。


部分拟音工作照

而下半部《月升沧海》我反而减少了很多这种细节,适当加重了脚步的重量感,音效上我也会选用更粗犷的感觉使人物增加坚定、勇敢的感觉感。这些细节很大一部分来自壹听原力团队的拟音制作,他们是一支很优秀的拟音制作团队。在制作中我也提了很多繁杂的要求,他们都很好的帮我实现。不得不说,拟音这个声音制作环节其实在后期声音制作环节往往很容易被忽视,但我认为拟音质量的好坏非常体现一部戏的声音制作基础水准。


《月升沧海》剧照

声音制作者社群:无论过往还是当下,现实生活中的一些经历会对您在声音制作方面有什么样的影响?


赵甦晨:人总会越来越成熟,生活中的经历也会不自觉的融入到你的工作中。从北京电影学院录音系毕业至今已经快二十年了,之所以还在从事声音制作工作一定是因为对这项工作的热爱。


在这个过程中,我个人感受到了中国影视的飞速发展,随着中国影视工业的进步,影视声音制作领域技术在突飞猛进,但我个人感觉声音这个部门受到重视的程度反而有所下降,究其原因有很多:短视频的碎片化体验;网剧制作的制作标准提高,但播出档期却越来越;电影业面临的“寒冬”。这都让整个声音制作行业感觉“紧紧巴巴”,“慌慌张张”。


但是创作和生活一样,很多时候欲速则不达,享受当下,在紧张的时候获得完成作品的快乐,可能是我们这些影视工作者应该有的态度吧。


-全文完-